当前位置:首页 » 我所喜欢的 » 正文

炒作与发行量的关系

65 人参与  2019年02月18日 13:27  分类:我所喜欢的  评论:0  

发行量炒作的基础,也是市场的风向标,是集邮者十分关心的数据。发行量的多少直接影响着邮商的炒作目标。目前的新邮打折依旧严重,2014年以后的邮票几乎都在打折,究其原因还是发行量太大了,今后邮政需要继续减量,以邮政这磨磨唧唧的减量速度,恐怕减量至少要持续到2022年了。

邮票是否能升值炒作离不开,如2012年的福禄寿喜,发行量高达1400万,但价格依旧不低,当年曾经到过30元的高价,即使现在价格下跌了不少,但仍旧在面值之上,比其发行量略少的邮票好太多了。从这点来看,似乎炒作比发行量还重要。但大家不要忽略的一点,福禄寿喜这个题材太好了,可以说是百搭,这样的题材并不是随时能有的,自然受到关注,市场需求量大了,价格上涨。那么发行量还有没有用,是不是只要炒了,不管量大量小都能升值,而不炒,即使降到100万也惘然呢?

纵观邮票史,但凡价格高的邮票,发行量或存世量肯定小,物以稀为贵是收藏界的公理,这点永远不会改变。也许一时某个年份或某些票涨了,但也仅是昙花一现,时间长了还是会拨乱反正的。编年票从1992年至今已经23年历史,其中价格最高的两年刚好是套票发行量最少的两年,2003和2006。2003年套票小型张降到820-850万,2006年更是降至680-700万,这么低的发行量升值也是顺理成章。当然这个升值和炒作也分不开。市场上资金很多,邮票发行的品种更多,为什么要炒某个品种,总得有个原因,量少自然就是最好的理由。量少的票市场的货源势必少,如2003-2006的大版货源实际上并不多,十几年前还经历过销毁和使用,存世量已经远远小于发行量,市场上的货源甚至远少于JT后期的票量。尤其是2003和2006,这样一来,只要资金稍微一进入,价格立马能涨起来。

所以说,炒作和发行量是相互关联,不可分割的。量少的年份即使当时不被炒,后期也会被关注,这是个必然趋势。2006年邮票当年也打折,虽然折扣没有现在大,但当发行量公布之后,立马不打折了,到了2008年价格已经上涨数倍。再加上2007年之后发行量迅速上涨,更加体现出2006年的瓶颈,价格水涨船高。1974-1982的票也是如此,量小才是后市价高的根本原因。只有量小了才能吸引炒家,否则谁理你。

2018年发行的PP完美的诠释了这一道理。PP发行量降至33.6万,不管怎样这个量还是非常小的,于是人们抢PP,你想要我也想要,有人会高价购入,都觉得量小,今后有升值潜力,于是PP便上涨了数倍,虽然现在价格有所回落,但也还是比面值高出不少。2016年炒过标准化大会,2017年炒禁毒日、记者节,2018年炒央美、两岸三通、港珠澳大桥,主要是前期量少,且大部分都是单枚套票,盘子小,这些票发行量预期比较少。当然某些品种后期货源上来了,价格也就应声回落。但这些炒作的根本原因还是量小,实际上,这些题材根本算不上多热门,设计也不出色,远不如西游记、红楼梦、古典名画有群众基础。但现在群众集邮的没多少人,有群众基础远不如少发行几百万来的有用。这些热门票发行量肯定不小,出了那么多产品册,集邮者都知道量大,更何况于邮商。现在的中国邮政越来越逐利,好题材加大发行量,美其名曰适应市场,而冷门题材减少发行量,结果热门题材反而打折比冷门题材还厉害。热门题材一般都是4枚以上的套票,大发行量,不打折天理不容啊!

越是热门品种,发行量越大,打折也越大,这样的恶性循环使得热门品种在邮市中成为冷门。2018年的红楼(三)甚至连大版都打折了,更别说套票。要是放在几年前,红楼梦、千里江山图、四景山水图这样的票还不得大炒热炒一番,但现在还不如那些小票,究其原因还是发行量太大所致。如果邮政能够审时度势的看待市场,发行量的安排不要考虑是否热门,按照枚数多的安排一些量少的瓶颈邮票,就像74-82的JT那样,这些大套的热门邮票自然也会升值,甚至超过那些冷门的小票。实际上现在的市场热门票的需求量也不大,毕竟集邮者已经剩不下几个了,多发的几百万谁要啊!80年代的热门题材反而量少,如1980年的桂林山水150万、脸谱150万、留园100万,1981年的宫灯120万、庐山139万,要是这些题材放到今天发行,发行量还不得比其他的大出很多,就算设计的再好也没用了。可惜邮政放不下眼前利益,把这些热门题材当成能生金蛋的鸡,甚至直接杀鸡取卵,长久下去市场怎么可能好呢!也白瞎了这些好题材好设计。

来源:梧桐树下话集邮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s://ooobeta.com/post/281.html

欢迎收藏本站,梧桐树下话集邮介绍集邮及邮票的资讯、技巧等干货!

评论(0) 赞助本站

赞助小白在线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